梓子煜骁

群宣,占tag致歉

刚刚建好的群,没几个人,欢迎有兴趣的小可爱们扫码加群。

群里没什么规矩,开心就好。

刺客列传语c群,群聊号码:663686419

欢迎各位喜欢刺客列传的小可爱们前来,刚刚建的群,还有很多皮没有人,可以重皮,没什么规矩。在下静等各位光临!

我们等你

淳熙八年:

我们会在这里,一直等你
不回来也没关系,我一样心感激


公子澍:



清和
愿你远离污言秽语
愿你始终赤子澄心
愿你今后安居平静
愿你所爱永远铭记
得遇清和,三生有幸
若你远走
我们送行
若你踌躇
我们等你


【睿津】小野猫的生辰礼物(完)

连夜写出来的一篇豫津生贺小短文,希望不是太occ,occ了也没关系,是我的锅,我背(╥﹏╥)希望轻拍(T▽T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萧景睿想送言豫津生辰礼物,可是想来想去都不太合适,只得出门瞎转悠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。

街上始终繁华如伊,到处充斥着叫卖声,萧景睿左右看看,突然一处雕木摊位吸引了他的注意,不觉加快脚步走了过去一探究竟。

小小的桌上放着雕刻的工具和一些木屑,老板正专心的雕琢,感觉有人靠近便抬头招呼萧景睿道:“这位客官,想要什么样的木雕?只要你想要的,我都能给你雕出来!”

萧景睿心想,豫津身边也没有个好玩的木雕玩意儿,如今七夕,又是他的诞辰,便让这老板雕一个木雕作为生辰礼物送给豫津好了。

萧景睿想到此便与那老板说道:“不知老板可会雕一只猫?”

老板觉得奇怪,这一个公子哥怎地还喜欢小姑娘喜欢的东西,他只道是这公子哥要送心上人便不再多想:“那是自然,不知公子何时来取?我这儿还有一个需要一个时辰,您那个做好估计得两个时辰之后了。”

萧景睿微微作揖:“老板不必着急,要两个时辰的话,那在下两个时辰再来,打扰了,在下先行告辞。”

老板连忙回礼:“公子您客气了,慢走”老板觉得这位公子哥好生有礼,如果门当户对可不实为一个好女婿啊。

老板摇了摇头把这个荒谬的念头从脑海中赶走,又低头开始雕琢那木头。

萧景睿又在集市买了些糕点,好酒之类的东西打算带到言侯府陪言豫津来个不醉不归,心里想着醉了之后脸红扑扑的言豫津,萧景睿脸也不自觉的红了红,他家的小野猫着实可爱的紧。

两个时辰过去了,天色也有些暗了,不知小野猫有没有等急,他加快脚步走向雕木的摊位:“不知老板可做好了?”

老板急忙用小刷子刷了刷手里的木雕,双手呈过:“不知公子可否满意?”

萧景睿接过木雕仔细翻看,点了点头道:“老板雕的着实不错,多少钱?”

听了萧景睿的夸赞,老板自然是眉开眼笑的:“您满意便好,公子,一吊钱”

萧景睿付了钱便向言侯府走去。

“景睿!你出去玩都不带我!”这是双手叉腰兴师问罪的言豫津,言大公子。

“……豫津,我这不是给你买礼物上去了么,不要生气!”这是抬了抬双手让他看礼物的萧景睿。

言豫津噘着嘴抢过来左右看:“哎!木雕!这只猫真像你!家猫萧景睿!”

萧景睿笑眯眯的看着言豫津:“生辰快乐豫津,这只猫是我送给你的生辰礼物,像我你就好好珍藏”说着刮了刮他的鼻尖。

“那当然了,家猫送的礼物,本公子当然会好好珍藏了。”

言豫津缓缓抚摸着这只木雕,嘴角向上弯起,景睿送的礼物他一直都有珍藏,每一个都很喜欢,就像他的人一样,很喜欢,很喜欢。

萧景睿戳了戳言豫津:“豫津,今天我陪你喝酒,另外还有榛子酥,桂花糕,很多小吃,保你明天都不会饿了。”说着还晃了晃手里的东西。

“嘿嘿,就知道景睿最好了,走啦走啦,去喝酒”说着言豫津便拉着萧景睿进了屋。

萧景睿有些无奈的被言豫津拉着:“豫津,不要着急,吃的又不会跑走!”

言豫津觉得有没有生辰礼物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有人相陪才是最好的礼物。尤其是他喜欢的人相陪。

——END——

【睿津】想念(完)

言豫津在自己府上百无聊赖的坐着,左手托着腮帮子,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。

啊啊,都怨这个干燥又让人烦躁的天气,“啊…”打了个哈欠,眼睛瞬间湿润,水雾迷惘。
天气闷热闷热的,想去找景睿他们玩也不可以,好烦!!

“吱呀……”

一听到是门开的声音,小野猫马上直起身子向着门口望去。

“景睿?”那个除了练剑之外平时都不怎么出门的萧景睿竟然会来言候府找他?

“恩,怕你无聊所以就来和你聊聊天,反正呆在家里也没意思。”他才不会说他想他了才会来看他的。

言豫津嘻嘻一笑,笨蛋家猫,想他就直说嘛,还一脸努力掩饰的表情!

“是是,我知道了!!今天带我去哪儿玩?!”
 “小野猫,你想去哪儿我便陪你去哪儿。”

【睿津】鱼和水(完)

鱼对水说你看不到我的眼泪,

因为我在水里,

水说我能感觉到你的眼泪,

因为你在我心里。

萧景睿放下这本书,细细的回味着这其中的涵义。

是啊,这话说的很对,鱼和水永远也分不开,
就像是他和他一样,谁也离不开谁。

想到那只小野猫,一丝宠溺的笑容慢慢浮现在萧景睿的俊颜上,
恶作剧得逞的调皮笑脸,关键时刻的精明模样……
他的一切一切都深深的印在萧景睿的脑子里。

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在向他靠近,一双手从背后慢慢伸过来抱住他的腰道:“家猫,还在看这本书啊!”

萧景睿闻言抚上言豫津的手道:“是啊。我在想那个鱼和水就像是你和我一样。”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忽然笑了一下:“豫津啊,我们是不是该做些鱼和水都会做的事啊?”

“……”言豫津从来没有觉得萧景睿像今天这么坏,不过,他就是他,谁也取代不了。

接下来一室春光,哈哈哈,大家就不要看了吧……
剩下的脑补去吧……

【睿津】我的全部(完)

景睿,我走不动了,我要你背我!”他们玩的累了,小野猫就耍小性子让萧景睿背他。

萧景睿听后无奈的摇摇头半蹲下回头说:“好好,小野猫上来吧。”

言豫津咧嘴一笑,他就知道他家家猫不会拒绝的,于是就跳上那个为他蹲下的身躯。
笑眯眯的环上他的颈,头靠在他的背上,心里很踏实呢。

萧景睿感觉到靠上来的人,无奈的脸上尽是宠溺。

突然,言豫津像是想到了什么对萧景睿说道:“景睿,我沉不沉啊?”
萧景睿沉默了一下说:“我的全部都在背上,你说沉不沉?”

言豫津听完萧景睿的回答,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意,又安心的靠回他的背上。

最喜欢他们同框了!

我想说后面那俩家伙的表情简直绝了!
莫名觉得好萌啊,哈哈哈,请允许我大笑三声!
咳……我的形象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