梓子煜骁

有人喜爱那冲破黎明,喷发出磅礴之势的初阳;有人怀念日落时,染红了半个天空的,令人惆怅的夕阳;有人欣赏雨过天晴时伴着七彩彩虹的,妩媚的艳日……而我,却对那午后穿照而下的阳光情有独衷。它没有日出时的娇嫩,没有日落时的苍茫,有的只是一抹温馨的色彩,暖暖的,透着些浪漫,夹杂着青春的幻想。

评论